张望搬走了,或许就像肥苏说的那样,当你习惯了某个人的存在的时候,他忽然的离去会让你觉得很不适应,我曾想去挽留他,但我没有…

超文那天早上打电话给我,我还在睡梦中,他说他要搬走了,心里凉了半截,深感无力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…

不小心打开肥苏的围脖,肥苏说她也要走了……

我想,大家是要离开的时候了,只是,想不到这天会来得如此突然,一切都还没准备好…….

那天,我们几个大三的,围坐在一起,聊了大家的过去,现在,还有将来。仿佛那是个应该早开的会,这样或许我们可以对某些事情有更多的了解。

那天晚上,望哥仔说他很担心自己不是计算机专业的,做PHP没优势。我说,你愿意为兴趣而做出这样的选择,如果我是HR,我会很欣赏你的勇气的,而且你学的很多计算机的东西都比我多,还比我了解的深,有什么好怕的呢…

才发现,原来我们都那么害怕未来,不愿过多的谈及,原来我们对自己都是那么的没有自信,都需要别人的肯定和鼓励,但在大二面前,在同届面前,我们都装成足够的坚强……

忽然想起大一刚进来的时候,工作室还没成立,我投了人生的第一份技术简历,然后就开始了自己在数字中心的历程。

仍很怀念那个从早切到晚的日子,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。那时,我刚大一,接触css,一切都是那么新鲜。每天都是我最早来,最晚走,还记得那时小云就坐在我旁边……

仿佛所有的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,伟贤教我怎么样排css的代码会更加专业点,世均老跑来说我切片有个像素没对准、字体又没按要求,肥芬给我看她的素描画,那时她的脸和现在一样,笑得很灿烂……

那时的我,只是一个小小的切片仔,对未来充满了憧憬……伟贤没有告诉我,前端是神马东西,但我一听,一定是个非常有前景的工作……就怀揣着这样单纯美好的梦想,过完了那个暑假……

转眼,工作室要成立了,荣乐最后还是没来,我想,人各有志,强迫不来。我一直很佩服伟贤、黄维,还有世均,他们创立了工作室,他们在综合楼这里,给我们安置了一个地方,虽然冬天会超冷,夏天会超热,晚上会很吵,椅子很硬,网速很慢,但,他们起了个头,万事开头难,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……

看了聪的blog,才想起了工作室的名称,大家想了好久,最后我说,那就叫维生数吧,取“多维”、“生命力”,“数字”的寓意,大家觉得好玩,于是就这么定下来了。

后来的日子里,我选择了可用性去发展,把前端的东西放在了一边。伟贤也没有过多的去限制我的方向,我记得那时,工大在线的栏目就开始策划了。

大二那段时间,我爱上了英语和可用性的东西。每天早上可以听新概念3听一个上午,然后晚上泡那些可用性的书籍,从李乐山到戴力农,从about face到tagging,所有图书馆能借到的书我都借回来了,收藏了一堆pdf,整天玩那些新出的网站,沉浸在自己的网络世界里,不能自拔……
大二期末的寒假,那天大家搬电脑回去,伟贤看我的眼神不对劲,知道我是想退了的,其实我当时真的想走。或许当你真的站在一个领导者的角色的时候,你想的事情才会有所不同。走在回去的路上,伟贤说工作室以后就交给你了。就这么一句话,我没有走,也没打算要走了。

开疆辟土不容易,把工作室坚持下来,也难。中心过去,习惯了打游击,大家都分散开,没有一个团队的氛围。现在有了工作室,但条件恶劣,没人肯来。连我自己都不愿意,我怎么能苛求团队的其他人呢……

那阵子真的很痛苦,真的想一走了之,跑去工一,好好做我的程序。但我不能走,一走就什么都没了。每个星期的会议,我深感无力,除了每周叫大家来聚一次,这个团队真的不叫团队。

那个时候,工作室就我,程伟和超文几个人。我也迷茫,也孤独,我想去找伟贤,然后说我不干了,你找个别的吧….但最后还是没有,我想,他应该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学习,他把工作室创起来,他大三了……我一直在想,撑到伟贤照到好工作的时候,我就可以很轻松了,真的,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,就这么想的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后来,我们的孩子出世了,工大在线虽然很简陋,但却凝聚了我们共同的心血,3代人的努力啊,我们这届终于把她圆满了。

那天晚上,大黑说,汉宽你做过工大在线,一定很有经验了,我笑了,我说,那个时候能不能把工大在线做出来还不知道呢,怎么会去想那些。今天看来,我觉得自己做了最正确的事情,那就是先把网站做出来再说,再难看也是可以接受的。那几个栏目是我拍脑袋,自己跟自己头脑风暴想出来的,但我前期真的做了很多资料搜集,对比了那些高校的网站,但毕竟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做。不过让我很自豪的是,那几个网站都是新生做的,虽然功能简单点,但却让大家锻炼到了,我们体会到了一个团队合作的强大力量。

大二暑期实践,工作室的所有人第一次一个不漏的坐在了一起,我们策划了新生网,我尝试把UED的那套流程融入到这个项目里来。还记得那天刚上线,我们的PV就上万,那时,我那个泪啊…最大的意义在于,工大在线有了自己的运营团队,虽然专业背景参差不齐,但杂牌军从来都是无所畏惧的……

不过那阵子我蛮失落的,新生网那些导航标签我妥协了,全部按照运营组的意思改成比较取巧的表达;肥苏说看不懂我的草图,我那个草图抄了Hozin前辈的图片好几天才搞定的;

世均跑过来说我导航做得烂死了,我心里那个泪奔……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别的东西,好让这个世界少了个糟糕的交互设计师,失落……

到大三了,招新到现在都经历过3次了,每次看到新面孔,内心总不由得想起自己当时进来的那个样子。我们对新人的要求很低的,只要你适合我们团队的氛围,喜欢互联网,能专心去学,有责任感,OK,那就够了。很多面试的师弟师妹问,工作室有什么培训的计划吗,我总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,说没有怕他们有想法,说有又不是很诚实,因为确实没什么培训给到你们,这里更多的是自学,奋斗。

工作室没有老师,团队就是我们生存的根本。还记得那天开宣讲会,我说,我们希望加入工作室的人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,是一个有勇气的人,因为工作室将会有更多的问题在等着你,但只要你敢于负责任,不退宿,即使能力不够,我想,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的。

我一直很想在自己走之前,为这个工作室再做点什么。大三开学初,几个大三的不是很想过来,我特别的无助,工作室的硬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。那些天,我拿着自己整理的工作室简介,加上我们所做过的项目,满世界的跑,找机电的杨老师,求他402让给我们,每天去烦团委的许老师、张书记,早点批舞狮团的房间给我们,找张sir,找宿管,找国防生……我跟大三的说,找不到工作室我就不干了,最后工作室还是没着落,我的一大遗憾……

那晚肥苏生日,我们几个人跑去饭堂为她庆祝生日。其实,我没想过她会叫上我们几个男生,也是那晚,我们决定工作室条件再恶劣也要搬到一起,组长先带头,大二的自然会搬过来….

然后,我们几个就开始跑宜家,买植物,买杂志,重修布局,一切都焕然一新的样子……

我哥总骂我管他太多,我想,这可能是我从小就害怕有关吧。97年回归前,老爸老妈就来到深圳,那时警察天天来抓没暂住证的,我天天都在担心警察会在哪个晚上冲进门来。那阵子我们住铁皮屋,台风一来就会把屋顶吹翻,老爸整天不管,倒是我和老妈连夜把沙包弄好,还要半夜拽住那些粗线,不让屋顶被吹翻……我渴望被爱,因为我的童年缺乏了太多的安全感……我总忍不住去管别人,大大小小的事我都会去管,都在干操心……

要走了,我找到了比我牛B的人去带这个团队,李程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他,没好好抓他技术那块,现在跟适远他们越拉越远。他是一个负责任的人,一个有勇气的人,一个肯钻研的人,一个喜欢互联网的人……

工作室最冷的时候,我没走。最热的时候,我没走。人最少的的时候,我没走。

工作室是我大学里面的第一个团队,也是唯一一个,一呆就到现在,从小打杂,到大打杂,一路风雨兼程。

要走了,会有很多的担忧。

肥苏,给多点耐心在处事上吧,以后不在一起的日子里,那个疼你的汉宽不会出现的了,要多吃点,长的胖胖的,要开个大大的幼儿园,我会把孩子都交给你去教的。

大雄嘴大吃四方,不怕不怕。算法不好可以慢慢学嘛,懒惰是人都会有的,我说你贪玩要改改。

阿聪加吧劲把英语练练,多做演讲,很抱歉在技术上我不能和你有过多的交流,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前端怎么学的,但一直鼓不起勇气,原谅我这个没勇气的人…….我觉得你的实力可以进google的,要相信自己……

润濠的插画和平面还蛮纠结的,离世均的网页设计水平还有一段距离,嗯,你会协调好的,不是吗?我觉得做男生做到你这么好,真是世上没有第二个了。

肥芬要出国了,希望你开阔了眼界的同时,学好可用性的知识,顺便锻炼自己的口才,顺便把自己的普通话和白话再练下,这样大雄就没机会笑你了。好抱歉那年UPA我没去参加,是我们交流得太少了吗?不管怎么样,期待你的归来……

肥cat不做动画就不要做吧,路多着呢。可用性的视觉设计这块你也可以去尝试哇,交互设计也可以去试下……每次你说我太过蛮横的时候,我真的在改,再给我点时间。大三最艰难的时候,谢谢你对工作室的不离不弃……

超文祝你快点找到前端的实习,二手网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,让你做了很多重复的工作,希望你可以体会我的难处。谢谢你教会了我很多技术的东西,你从来不介意我问你那些弱智的问题……

小马哥flash组撑到现在,因为一直有你的默默支持。好几个flash项目都没有你参与,真的很抱歉。课件的项目我知道真的很费时间,之前钱的问题没处理好,还是大雄帮我解决了,谢谢你的支持。你说敲代码很快乐,很喜欢,我那个时候真的很羡慕你,以后一定要多玩一些互联网的产品哇…..

望哥仔,千万不要害怕自己的专业,你选择Php放弃自己专业的勇气已经让人很佩服,而且你其他都学的很好了。编译那些大可以以后工作中需要的时候再去看,真的不要紧的…..谢谢你为工作室做的那些事情,PHP完全是你自己学习,然后带PHP小组的,你真的很厉害,很牛。你在我心里面,一直是个高大的形象,坚持你的选择,勇敢的走下去,我们的张望!

汉宽我慢,不要紧的,我会努力好好学的,我会赶上来的,哼哼…我们一定会在互联网上见的……

………

希望离开后的我们,都会记得,曾经有样东西,我们落下了,拿不走,所以,时常回来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