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说徐易容:我们要做垂直品类杀手

  • 徐易容还将涉足做自有服装品牌
  • 2011年,淘宝网的平均购买转化率不到1%,而当时以美丽说领衔的社会化导购平台转化率在7%—8%。
  • 美丽说是卖流量的广告模式,淘宝本身也是靠广告生存的,这样一来淘宝的利益就被抢占了。
  • 在合适的时候,他不希望你长大了,你也差不多有了一定的骨骼和肌肉,可以自己招商了。
  • 11月18日,美丽说开发出一个初步的交易系统。经过两天的内部培训,20日,他们开始找商家,一个星期拉来了750个原来在美丽说平台上投过广告的商家;一个月以后,数量增加到了1500个。
  • 一、在哪里发现时尚?二、在哪里购买时尚?
  • 而垂直电商没有做起来的原因,徐易容认为跟品类相关,也跟时机相关。
  • 他们的月活跃用户一度达到3000万。
  • 徐易容说,2012年,美丽说的ROI接近淘宝的3倍。这成为后来商家肯入驻美丽说做交易的一大动力。
  • 而美丽说有用户,也懂得用户的心理,所以前期流量获取和商品选择方向并不困难。
  • 时尚女装不一样。徐易容说:“款式太丰富了,女孩子很希望知道这一季流行的是什么,别人都在穿什么,这些衣服怎样穿在我身上,衣柜里有的衣服该怎么搭配。这说明里面空间很大,作为创业公司,在专业度方面就可以发挥很多。”
  • 在淘宝这样的通用平台,商家需要具备的核心技能是运营能力,熟知平台规则,清楚怎么去导流量,怎么样在用户流失的情况下把他找回来。这是每个在淘宝开店的卖家必备技能。
  • 美丽说的日常提单率在5%。
  • 淘宝最主要的问题是商品太多,效率太低,而且永远处于流量稀缺状态。
  • 所谓品类杀手,即专注于某个细分品类,将所在价值链打通,为用户提供极致的体验。
  • 二是未来做美丽说自有品牌。从面料选取到设计,再到找OEM、ODM代工和供货渠道等,都由美丽说整体把控。好处是可以着眼于每个细节,保证极致的用户体验。当然缺点也有,这种打法能服务的人群数量比较有限。
  • 小范围内尝试过特卖模式,试水完成交易闭环。
  • 被淘宝封杀后自建B2C交易平台,原先积累的用户和维持良好关系的商家使得美丽说顺利转型。

蘑菇街陈琪:一路都在All in

  • 阿里巴巴的确来找过我,但我(之所以拒绝)是纯粹的财务考虑,因为它给的钱太便宜了。我对于自己做的事情(头脑)很清晰,等到我能证明自己的时候,估值还不得涨好几倍?现在你想打折收购我,我肯定不干。”
  • 我不是那种小富即安的人。我可以没有钱,但是也要做一件大事,我不能接受为了钱去做一件很小的事。而且既然要拉着一大群人去做事业,更要找一个市场足够大的市场。”陈琪说。
  • 事实证明了他们的判断。导购时代,蘑菇街上的第一批客户是淘宝上的夫妻店。这些店比不上爆款名店,店主比较清闲,偶然发现蘑菇街可以做导购,就跑到这里发布自己的产品图片。
  • 蘑菇街CTO岳旭强进一步解释了蘑菇街平台的逻辑:女装市场多年以来最大的问题都是动销率,李宁这些品牌货也一样,据说几大服装品牌的库存加起来能够让全中国人穿上好几年。“我们现在要通过互联网,通过买手、社会化数据帮商家解决这个问题,即使只提高5个点,对这些商家来说也就降低了5个点的成本,这就立刻不一样了。”
  • 最近蘑菇街平台的退货率不到5%,陈琪说这低于业内平均数值。
  • Zara等的竞争力在于整个链条的管控,包括选款、设计、生产、门店、销售、服务等环节,所以蘑菇街也增加了买手、编辑、运营、模特、摄影师、商家服务、内部管理、质检这些职位。
  • 但话说回来,”陈琪说,“我们不怕变化,我对我的团队的了解远远超过其他人。就算钱没了,网站没了,什么都没了,只要我这群兄弟们在那儿,我还是有机会的。

淘宝的症结:爆款文化

  • 淘宝一直说要扶持中小卖家,可是它一直没有实质地在扶持中小卖家,因为它做的事情还是促销。我在淘宝管了很多年促销,做促销也会选择好的店家。什么叫好店家?就是那些卖得多、效率高的。作为一个商业网站,它不会对小卖家有任何雪中送炭的帮助。

张良伦“出淘记”:从导购到闪购

  • 伴君如伴虎,这是张良伦创办米折网三年来的最大感受。
  • 单纯做导购网站,尽管有供应商入驻,但最终的交易环节仍要依赖外部完成。张良伦想对订单交易、资金流、售后服务等供应链后端有更深层次的参与,于是想到了做B2C,以减少对淘宝、京东等平台的依赖。
  • 但不可否认,贝贝网确实一脚跨入了“九死一生”的B2C领域。有人说贝贝网是在玩票,还有一种猜测让张良伦哭笑不得:这是投资人要求团队做的新业务。“如果靠投资人指导业务,这个企业基本离死不远了。”张良伦解释说。
  • 不能因为一家公司的失败否定掉整个行业。创业永远都是一个机缘,需要天时地利人和。关键是在合适的时间碰到合适的团队做一件合适的事情。”
  • 而事实是,米折网一不小心成为返利行业领导者,一年从淘宝就能分到几个亿的佣金。树大必然招风。
  • 创始团队一直坚持公司的绝对控股权
  • “我们最早定的目标是,每天订单破万笔的时候就可以做品牌了。”
  • 张良伦非常清楚,贝贝网必须独立发展,不能依赖米折网的资源,需要更加专业的运营拓展更多外围用户群,但不能忽视米折带来的一个得天独厚优势:有丰富的选品经验。当初米折网的特卖频道中,供应商的入驻、选品、运营都是由米折团队完成的。“我们肯定还不能说自己是C2B,但至少从思维模式上,做导购出身的人会条件反射地优先考虑买家的感受。”
  • 而分众电商,则以消费者人群为划分维度,相当于以用户为导向的思维。
  • 但贝贝网的当务之急,就是快速规模化,做成全国最大的母婴特卖平台。
  • 母婴用品的价格战愈演愈烈
  • 但卖非标品也有好处,其价格不透明,难以全网比价。
  • 发挥导购网站的选品优势,精选能提供高性价比产品的一级渠道。

凹凸租车: P2P租车的市场有多大?

  • 凹凸租车董事长张文剑为二次创业,之前做门禁系统、一卡通系统等相关的物联网项目近10年时间。
  • P2P租车只是私家车共享平台,属于信息服务商,而非提供车辆租赁服务,不属于汽车租赁企业。
  • 张文剑每走一步都小心谨慎,力图将商业模式运行的风险性降到最低。他解释说,之所以上线过慢在于他们前期力求攻克行业内尚未解决的两个痛点:保险问题和远程监控问题。
  • 从租客端来讲,凹凸租车能以低于一嗨租车、神州租车等传统租车公司30%~50%的价格将私家车出租出去,且能提供的车型、颜色更加多样化。这对租客确实有一定吸引力。
  • 占据70%~80%的市场份额
  • 但张文剑喊出的口号是:颠覆传统的租车公司。在他看来,尽管传统的租车公司有先入为主的优势,但属于重资产公司,在购买车辆、牌照方面消耗资金较多,可扩张性较差。这也是各大租车公司目前均割据一方的原因。
  • 但毫无疑问,凹凸租车也同样面临着运营方面的挑战。张文剑说目前的最大挑战是,能否以最快速度争取到一定市场规模。

知果果:“自产自销”的法律电商

  • 用户注册成功之后,系统会根据用户所要处理的业务分配一名法律顾问,并提供更多的联系方式,以便用户可以随时联系到顾问。任何关于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,用户都可以向顾问咨询;如果有商标注册、专利获取、版权维护、产权评估等一系列需求,还可以在网站上购买,由顾问给出商标注册方案,并提供接下来的一对一服务。购买所有服务的流程都会像物流清单一样在网站上呈现出来,便于用户了解进展。
  • 而知识产权又包含了较长的产品链条,从获得权利的商标注册,到拿到知识产权后的保护,以及后续的运营、管理。如何让知识产权产生更多的价值,最终成为企业的无形资产,还有无数事情可做。
  • “如果第一步商标注册都做不好,其实后面环节是没法进行的。我们看中的是知识产权的后期运营和管理。”

夸客金融:为风险控制而生

  • 目前,不少P2P公司会引入第三方担保公司,但郭震洲认为这种模式属于自欺欺人,相当于把风险责任推卸给了第三方担保公司。如果交付的担保费小于担保公司所承担的风险,那这种合作很可能不会持久。何况,用郭震洲的话来说,假如P2P平台自己都评估不出风险,担保公司难道会比平台了解得更清楚吗?

哈达旅行:运营旅游达人

  • 在哈达旅行上,对目的地有较强“旅行能力”的人都可申请注册成为达人,在进一步经过哈达旅行工作人员的人工审核之后,才能够具备提供旅行线路和服务的资格。之后,哈达旅行则借鉴了电商的经验,将这些达人推荐的线路产品化,通过提供的线上模板给达人路线这些相对个性化、较零散的内容添加一套标准形式,比如加深行程主题、提炼亮点、提供行程详情等,来让这些主要由个人经验构成的旅游线路更加商品化,方便游客自行购买。

好投顾:成为股民的“好大夫”

  • 同时,按照行业惯例,券商投资顾问服务的多是资金量在50万元以上的客户,剩下的所谓“屌丝”客户,几乎很难得到专业投资顾问的服务,这部分群体占了A股投资者的90%还要多,

Sobrr:用“阅后即焚”概念做陌生人交友

  • 杨通认为,在美国,社交产品的细分化正在成为趋势,也有越来越多的新兴应用正在瓜分着Facebook的市场:Snapchat更受高中生为主的年轻人喜欢,Tinder是大家想要约会时会选择的App,而看精致内容时则会打开Instagram……因此杨通也同样期待:“当人们想到派对上的陌生人社交时,就能想到Sobrr。”目前Sobrr已经获得了由IDG资本领投的150万美金天使投资。

健康之路:移动医疗“重”公司

  • 抓住医院需求痛点,健康之路快速切入双向转诊服务领域,推出了无边界医疗服务平台。这是一个患者综合服务体系(平台+运营+服务),一方面结合移动IM等应用工具与落地服务来建立区域协同网络和分级诊疗体系,吸引医疗资源入驻平台;另一方面,通过旗下的医护网、App、微官网和微信公众号等,为医院、患者提供就医指导、预约挂号、患者关系管理、满意度调查等增值服务。

房宝宝:众筹玩房产

  • 之所以在目前法律规定还不明朗的情况下推出房宝宝,唐军押中的就是这个趋势。对于整个团贷网来说,是以房地产切入众筹。唐军认为,要让众筹成为一种大众愿意也可以参与的投资行为,一定要选一个全中国老百姓都关心的投资行为,唐军选择了房子。
  • “教育、金融、医疗、交通、房地产,这是未来中国经济跟互联网接轨的五大方向。”

指点无限:瞄准电影全产业链

  • 但李凯发现主打票务渠道的短板很明显:几乎所有票务渠道都要面临尴尬的一点,即价格非常透明,售票量越来越多,但谁都挣不到钱。
  • 李凯认为,真正意义上的电影闭环营销,应该是一个分成四级的“漏斗模型”。第一级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端的曝光率,即“眼球”,但指点无限玩的眼球是基于数据分析后指向相对精准的人群;第二级是在论坛、贴吧等社交媒体上有针对性地展开宣传,黏住潜在客户;第三级导向电商,用户在此完成交易后,进入第四级界面,即从线上营销到票房的转化。
  • 但李凯认为这当中本质的思路区别是,指点无限可以与互联网合作,而竞争对手则希望做大自己的流量,希望大家都在自己的平台上买票。
  • 这就意味着你要不计成本地砸很多钱,而现阶段获取流量的成本会越来越大。

指点无限:瞄准电影全产业链

  • 指点无限专属的数据平台与广电总局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有合作,可以拿到全中国所有电影院的票务数据。
  • 首先是O2O时代为电影院带来的各种各样的取票机,在李凯看来,这大有颠覆空间。“你去电影院取票的时候,是不是看到有一大排机器,各家用各家的机器?但其实这些机器只是一个取票工具,资源非常浪费,取票环节非常复杂,体验也很差。”

Snapask:可在线响应的答疑工具

  • 为了实现盈利,这个90后学霸团队想到了整合资源,正在与学校进行深度合作。

明星衣橱:从连接者到移动电商

  • 一头是时尚信息(街拍、资讯、视频),一头是电商商品,这两年来,明星衣橱通过自己的“时尚消费引擎”将二者连接了起来。简单来说,打开APP,瀑布流信息都是明星或达人的街拍图片,你喜欢哪款,点进去就能跳转到电商购买页面。这件被链接的商品,可能是跟街拍一模一样的同款,也有可能是相似款。如何实现这种连接和匹配,就是明星衣橱的核心竞争力。
  • 两头“翻译”工作完成后,就可以将数据放进匹配系统进行连接。而所谓的连接匹配系统,其实就是搜索工具,数据即是对应的搜索关键词。林清华认为这是他们与其他导购网站最大的不同。前者是从时尚内容到商品,后者的逻辑则是从商品到商品。
  • 林清华开始考虑升级商业模式,自建移动电商闭环,走ZARA的快时尚路线。ZARA的核心秘密就是快速的设计能力,以及分布在全球的极速供应链。比如,ZARA总部仓库的所有衣服不会停留超过3天,平均20分钟设计出一件衣服,每年可以有2.5万件新款。

盈盈理财:另类P2P

  • 盈盈理财将风险控制置于前端,而不是后端。也就是说,在选择一个产品类型和控制模式时就决定了系统风险有多大。
  • 基于产品设计的能力,盈盈理财的理财产品在前端表现上也与许多同类产品不同。许多理财平台会将几千万的债务在前台打包成一个产品,其后端可能有很多借款人;而盈盈理财里的理财产品则是逐个分离开的。

解密《熊出没》为何成为00后眼中的爆款

  • 熊出没目前已成国内卖价最高的电视动画片。“尤其网络等新媒体平台出来后,价格上升很快,一集已从几十块升到了几千块。”尚琳琳说,“平台播放这桶金我们也挣到了。”
  • 但在乐视影业CEO张昭看来,“单纯靠品牌影响力,运营会很虚。因为电视台播放没有数据和互动”。
  • 如何转换?战术就如同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的新书《参与感》提到的三点:开放参与节点,设计互动方式,扩散口碑事件。“不断在线上与熊粉互动,推各种《熊出没》相关话题,将线上粉丝社区化。”
  • 再比如,坊间一直传说有20%的白领喜欢看熊出没。他们到网上去采集点击数据时吓了一跳,发现竟然达到了500亿次的累计点击率,因而据此制定了扩大成人受众营销思路。